欢迎光临外链推广平台,一个优秀的外链推广平台,为你解决获客难题!

钜派钱晓波对话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站在未来审视现在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21      浏览量:0
金凤春先生是赛富基金合伙人,也是钜派股权

金凤春先生是赛富基金合伙人,也是钜派股权的老朋友。5年前,金凤春先生投出了映客、如涵、天下秀等一系列经典的网红经济弄潮儿。那么,他是如何抓住这些机会的?在“波动源代码”栏目,钜派投资集团资产管理事业部执行董事钱晓波先生对话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先生,站在未来审视现在,了解本期嘉宾的投资“信条”。以下为精彩内容节选。

主持人:钱晓波

资产管理事业部执行董事,多年金融从业经验,与鼎晖投资、达晨创投、赛富基金、德同资本等国内知名股权投资机构合作,管理钜派母基金,管理规模过百亿。

嘉宾:金凤春

纽约大学法律硕士和北京大学法学士学位,美国纽a约州律师协会成员,并有中国律师从业资格。于2010年加入赛富,现为资深合伙人。聚焦黑科技和互联网项目,擅长趋势投资策略。在赛富期间主持投资了天仪卫星、华航唯实机器人、菲仕电机、香江科技、曼恒数字、映客直播、如涵电商、简书、人人视频、金诚信、新元素等企业。

金凤春:我是北大法律系91级入学,96年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民航总局政策法规司任职4年,参与了很多国际条约的谈判。大概是我的性格与机关单位有些不匹配,所以决定“裸辞”。正好深交所筹备创业板,我以公开招考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了创业板发行审核部,主要负责起草创业板法规。不过,当时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创业板被暂时叫停,随后我转入证监会做预审员。02-03年间,我去纽约大学学习公司法和证券法,回国之后又到香港律师事务所做了半年。

我发现律师行业似乎也不太适合我这种爱折腾的性格,于是回到国内,投身于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首家中外合资证券公司———华欧国际证券,主要做A股上市。当时我主导了市场是比较知名的一个案例——潍柴动力H股回A股。潍柴动力属于汽车行业,后来的一系列汽车行业的案例,都是以此为发端。07年我加入汇丰银行,帮助中国企业在香港上市,2010年加入赛富。

钱晓波:从您的履历来看,很多时间都是在券商、投行,类似于PE投资/IPO。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从券商进入赛富,是不是VC才是适合您的归宿?

金凤春:两个原因让我选择了赛富。

一、投行我做了7、8年,投行的核心模式还是乙方(卖方模式),并且交易大多数就是一锤子买卖,即企业上市即结束,导致个人的思维还是比较短线的思维。更重要的原因是,投行的工作属于重复劳动,没有太多开放性。但是“做投资”不一样,每天你都要接触不同的创业者、行业、项目,对于有好奇心的人来说,这份工作会让人每天都很兴奋。

二、2000年时,我曾经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法务,任职时间很短,不到一个月。我觉得这是上帝给我的一次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机会,但是我错过了。回想起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待在互联网行业。只要不犯大错,人生至少抓住一次机会,我认为2000年时中国互联网开始爆发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的一位北大校友,因为进入互联网行业,投资了一家还没有上市的体量庞大的互联网企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觉得,加入某个行业的时机很重要,加入晚了就会错过很多机会,如果能及时参与其中,顺势而为就有无限可能。

我一直想加入互联网,而赛富一直以来专注于互联网,所以加入赛富直至如今。

钱晓波:在您的朋友圈,我发现您发了一段文字,“有些历史片段,在上帝视角里是疾风暴雨,但在凡人视角里确是温吞如蜗牛,缓慢而绵长,然而结果都是注定的,一眼看穿的人只能慢慢享受这种折磨,所以绝大多数人选择精神麻醉。”您为什么会发出如此感叹?

金凤春:我主要是对现在的环境和时局的担忧,中美冲突的影响,让我们这一代人未来会面临什么局面,存在巨大不确定性。不确定性超出了人类认知的范畴,所以有些“惶恐”。

但是从上帝视角,这会是很短的一霎那,早就注定了。

我们或许知道结局是什么,但是它有可能超出了人的寿命,所以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时间段里面调整自己的心态、生活、投资策略,以适应这种不确定性。

金凤春:我想分两个维度来谈。一、接下来的行业机会;二、我们的投资策略该如何调整。

从行业来看,如果中美发生脱钩,或者即使不发生,也会接近,那么可以投什么?再加上“内循环为主”的主导思路,我认为是新科技和新消费。

新科技,首先要考虑政府的扶持与鼓励,包括芯片、医药等,资本会涌进去,流动性会不错。不过需要把握时间(窗口期),在火起来之前进去。抓住潮流/趋势是正确的,但是时间点很重要。

比方说,如果你现在还去参与5G,但是最终出来的可能不是想象中的5G,而是一个变种。美国现在要搞6G、卫星互联网,你重仓于5G会有巨大风险。卫星行业我们已经投了头部的企业,那么火箭行业是否也应该有些配资?现在看上去估值很高,但是一旦做起来,现在的估值也不算什么。中国如果要与美国PK卫星互联网,火箭产能必须上去,但是火箭目前仍以军用或者国家机关使用为主,商用还排不上,于是存在巨大的商业空间。目前的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但是需要转为民用,技术上的突破相较于半导体来说更容易一些。

新消费,基于我国14亿的巨大市场,美国与欧洲也不可能轻易放弃这个市场,内循环也基于此可以做很多文章。95后新兴消费者已经起来了,他们随着互联网诞生而诞生,绝大多数消费都是在网上。各类新兴消费的品牌不断诞生,比如喜茶、元气水、小米3C电子产品等等。消费的迭代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主题。

我们也会看一下消费科技、个人健康管理、职业教育的项目,这里面蕴藏了巨大的机会。

金凤春:很难预测。最近十年,他的绝大多数创意都是成功的,上帝如何眷顾一个人,才能让其如此成功?他和我们不是一个平行宇宙的人,很难预测他的动向。

我们在努力捕捉一些细微进展,比如特斯拉宣布了电池方面的进展。他引领人类的创新,使得很多人类产品一下子失去价值。

钱晓波:

我们来来聊一聊您在赛富这十年。现在来看,网红、直播、带货,大家都认为是风口浪尖的产业,但是当年,您是怎么发掘出这个领域,您如何识别出“映客”、“如涵”这样的投资风口?

另外,还有一个吸引流量的,就是人本身,最典型的就是明星。流量归流量,如何使之系统化,将流量变现,这是一门生意。

天下秀就是第一批这种类型的公司,最开始它在互联网上为大V接广告。

映客是一个直播平台,最早开始做直播,让主播接受打赏来变现,我们称之为虚拟的增值服务。

进化到后来,如涵主推主播,李子柒、薇娅,她们的变现方式为电商。

上面说的是大网红,其实还有很多小网红。小网红怎么变现?后来出现了社交电商,我们也投了“洋葱海外投”,更小的私域流量,电商变现形式,这家公司也很快就会上市。

现在已经迭代到直播电商,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一位网红+一种变现模式。我们投资的是企业,所以看重的是能否有持续孵化网红的能力。

钱晓波:网上有些观点,“所谓的直播网红,不就是打价格战吗”,如果没有价格优势,大家看完一定不买。您怎么看?

金凤春:其实很多网红卖的东西,不一定比京东、天猫上便宜。

金凤春:我们投新消费赛道,不论消费品或者其他产品,重点是要离市场或者消费者足够近。

另外,对这个行业的变化,如何做好消费品生意,必须有深刻认识。所以我们常常和做消费品行业的人士“混圈子”,新的项目起来,我们就会知道,也不容易被忽悠。

那么,我们怎么保证一直在前沿?

我们大量起用年轻人,包括95后员工、实习生,请他们贡献idea,从各个渠道发掘各种信息。

钱晓波:钜派和赛富的合作基金也覆盖到了最潮的前沿,比如盲盒。我专程去店里观察,觉得不就是玩具吗?它用了一种不同的模式来吸引消费者。

金凤春:是的,它是抓住消费者在特定情境下的心理特点。抖音也是类似的,你充值10个逗币,忽然有一天拿到一件大礼物,会很开心的,会让部分消费者愿意不断充值。

金凤春:我们投相对后期的项目,在投资初期就已经要回答“如何上市、在哪里上市、什么时间上市”的问题。当然,特别早期的投资,比如映客,当时投的A轮,离上市很远。互联网公司,通常路径是去美股上市,也有在A股上市,毕竟A股给的估值更高。

毕竟我们的投资期限都比较短,7年左右。我的资金安排出去,什么时候能回来,这是绝大多数项目都必须面对的。

正好可以顺便谈一下,在中美脱钩的大背景下,应该如何调整投资策略?成长期项目(传统VC)我们会继续投,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保证对新兴市场有认知、有敏感度。然而,我们也必须重点要投马上上市的项目。

因为只有中国才有Pre-IPO,一二级市场总有价差,上市申请总归得由政府批准,未来5-10年内不会改变,但门槛会有所降低。这是一种特殊的盈利方式,唯有人民币基金能享用。类似我们这种比较老牌的机构,为企业做过尽职调查,再配合一个不错的券商,相对来说,过会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

另外,人民币基金还是以短线为主。7年在美国属于短线,10年以上才属于长线。因此,我们也很难将大量资金都配在中早期项目上。

所以我们的策略是,大量资金仍会集中于中后期项目,再凭借我们丰富的投行经验去判断所投项目能否在24个月内上报材料,这里面包含了很多的细节——券商、会计师都已经进场,财务规范性必须合规。所以并不是每一家企业利润达到了要求,就可以申请上市。

我们判断一家企业,不仅在于能否上市、能否有盈利、盈利多少,还有能否过券商的内部审核会议,而我们的人脉资源则可以帮助我们比较准确地了解到相关信息。

钱晓波:您觉得现在的团队,是怎么在早期投资与成长期投资之间保持平衡?

金凤春:我觉得更大的一个问题是,人民币基金的成长也在不断迭代,之前的很多投资方法后来被证明是失效的,我们必须因形势的改变而改变。之前有重仓早期项目的做法,然而早期项目往往需要很长时间孕育,只有少数项目3、5年之内会爆发。

可是,如果专门做Pre-iPO项目的基金,盯着成熟项目,很可能又错过了爆发的新领域,因为它不在那个圈子里,因此碰不到这种机遇。

赛富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了20多年,我们认为最好的策略还是混合:中早期+成熟期。当然比例分配会随时形势变化而变化,之前我们是55开,现在由于注册制实施,我们对Pre-iPO会调整到7成以上。

混合策略对团队的要求就特别高。我们团队分为两种成员,一是券商保代过来的同事,专注于后期项目,二是一批小朋友,他们则专注于中早期项目。他们之间的交集也很多,常常进行交流。

钱晓波:投资人们知道有这个访谈,问了很多很有意思的问题,我代表他们来问您。您一天的行程,一般是怎么安排的?

金凤春:我一周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出差,今年才到9月份,我已经在万豪酒店入住100次朝上。因为我们要不断地出去找项目、做尽调,与券商投行交流。

金凤春:

Pre-iPO项目

过会的概率有多大,能否超过67%?

在一年锁定期之后,我们能盈利多少?

这个行业是否是市场追捧的行业,还是传统行业?二级市场上市后,会如何表现?

早期项目

是否有Homerun(一击即中)的潜质?

是否带领一个新的趋势?

团队是否适合做这件事情?

钱晓波:过往的投资经验是否有失败的案例?

金凤春:我们曾经投资过一个苹果APP的分发市场,它在APP Store之外做的另一个APP市场,几百万日活。后来由于苹果政策变化很大,虽然账上现金充足,他没有及时进行调整,导致项目失败。

金凤春:团队是第一位的。

另外,还有一个点需要注意:不要试图复制市场上已经成功的故事,成功往往是不重复的。

钱晓波:您对网红、社交、中美关系等领域研究很深,我发现网易、抖音等APP都会向我推送“我喜欢的东西”,这也会限制我的人生边际。您怎么看,AI人工智能的发展是否会阻碍人们打破认知边际?

对于高级知识分子或者精英阶层,可以通过刻意了解新兴事物、广泛阅读来抵消负面影响,但是普通大众不具备这个意识。特朗普和拜登的总统大选决战,就反映出这种深层撕裂,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社交媒体所起的反作用。

社会问题难以解决,但是个人可以通过阅读等各种方法打破桎梏,多看看知乎也不错。

钱晓波:说到知乎,我想到豆瓣,豆瓣的界面整洁,使用舒适,但是我们内部讨论,觉得它的变现是问题,似乎是刻意不想变现?您怎么看?

金凤春:这个可以用最近很火的一个词“长期主义”。核心点在于,投到豆瓣的钱是你自己的,还是投资人的。如果是你自己的,那么想持有多久都可以,但是如果是别人的钱,就必须考虑“到期回报”。

长期主义的前提,必须有长期资本。如果忽略这一点,就会犯错误。

钱晓波:在当前环境下,从一级市场的维度,如何看待二级市场?

金凤春:中国的股市与实体经济的关联度较弱,主要还是和货币发行量有关。如果保持持续的宽松,到2021年年底之前,还是会有不少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