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外链推广平台,一个优秀的外链推广平台,为你解决获客难题!

疫情倒下的这些知名企业,都发生了什么?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20      浏览量:0
近段时间,因为疫情破产的中小企业数不胜数

近段时间,因为疫情破产的中小企业数不胜数。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1日截止4月15日,已经披露的全国企业破产案件数为 6272件 。作为对比,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4049件。再追溯至2018年同期,这一数据更是只有1179件。

不止在中国,国外许多知名企业巨头都受到了疫情冲击。

那些国外倒下的名企......

美国百年银行破产

+

4月3日,位于西弗吉尼亚州巴伯斯维尔的小型银行The First State Bank(简称:第一州银行)宣布破产。该银行有超过100年的历史。截至2019年底,其总资产规模约为1.524亿美元,总存款规模约1.395亿美元。

美国时间4月3日晚间,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表示接管该银行,客户将自动转到MVB Bank旗下。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来,美国第一家倒闭的银行,但这家银行破产的原因远远早于目前的危机。“ 第一州银行长期以来都有资本和资产质量问题 ,自2015年以来财务一直陷入困境,直到银行2019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显示,资本水平太低,根据联邦和州法律已无法继续经营。”FDIC指出。

援引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称:“美国银行倒闭数量增多的 原因主要是经济持续萎靡以及即将崩溃的房地产市场所致,但归根结底在于银行自身‘质地’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美国银行倒闭数量将会继续扩大 ,甚至有可能会成为(最近几年)倒闭数量最多的一年。”

汉堡王母公司宣布破产

+

估值80亿美元的美国卫星公司破产

此前一周发射34颗卫星

+

美国卫星电信网络公司OneWeb已经申请破产,而这家公司在破产前一周才刚刚发射了34颗卫星。一家估值达80亿美金的独角兽公司,在一夜间轰然倒下。

OneWeb与SpaceX公司的星链(Starlink)项目一样,目标都是靠低轨道卫星提供高速、低延迟的网络通讯服务,构建覆盖全球的宽带通信网络。到目前为止,OneWeb已经发射了74颗卫星,在低地轨道卫星网络系统中,仅次于SpaceX旗下Starlink公司的362颗。但比起SpaceX,OneWeb的差距还很大。 最主要的不在于发射的卫星数量,而在于资金。 OneWeb既不像Starlink那样可以依靠自家的火箭省钱,也无法跟巨富贝索斯撑腰的亚马逊Project Kuiper相比。 发射卫星实在太烧钱了,据估计OneWeb想要完成全部648卫星的部署,还需要至少75亿美元,在当前这个情况下,想募集如此多的资金完成卫星组群绝非易事。 其实OneWeb之前与软银达成协议,后者有意向OneWeb投资20亿美元。可人算不如天算,突然发生的新冠疫情,不仅血洗全球股市,让本来就资金紧张的软银也变得更加谨慎。孙正义已经被WeWork、Uber等项目搞得焦头烂额(2019年第三季度软银亏损88亿美元),不得不出售资产回流现金,现在哪里还顾得上OneWeb。于是悲剧发生。

因和新冠撞名

全球啤酒大牌科罗娜宣布停产

+

科罗娜是美国进口量最大的国外啤酒品牌,2018年全年共卖出近300亿升,跻身全球啤酒品牌前五。

不过,在新冠疫情暴发后,这个著名的啤酒品牌却不幸躺枪。原来,新冠病毒在英文里叫做coronavirus,与科罗娜啤酒(Corona)正好“同名”...

据谷歌搜索趋势显示,在疫情暴发早期,很多国外网友在网上搜索科罗娜啤酒与病毒的关联,甚至有人担心喝了科罗娜啤酒之后,会接触到新冠病毒。

尽管科罗娜高管曾经否认该品牌销量因此出现下滑,但资本市场似乎并没有信心。科罗娜品牌的母公司美国星座集团(constellation Brands)股价从2月下旬开始跳水,至今累计跌幅约37%。

近日,随着疫情在墨西哥扩散,制造商莫德洛集团也宣布暂停生产科罗娜啤酒。

国内线下教育、娱乐受灾严重

国内方面,IT桔子数据显示,从1月1日到4月9日,国内新经济领域的倒闭公司有23家。 其中,金融、教育这两条赛道是重灾区。

在教育赛道,截至目前,兄弟连IT教育、明兮大语文、百弗英语、以及儿童体育教育机构趣动旅程先后倒下。

兄弟连:曾营收破亿,为达成对赌快速扩张

+

2月6日,IT职业教公司兄弟连教育创始人李超发布《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因现金流问题,即日起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并遣散所有员工。

兄弟连教育2007年成立,由于“零费用学习,毕业后还款”的模式一炮而红。2015年,兄弟连开始引入资本,自此驶进发展快车道。当年,其获得了山水创投和潍坊大地的上千万元天使轮投资。2016年5月,又获得华图教育的 1.25亿元战略投资 。

2016年11月, 兄弟连主体公司易第优教育挂牌新三板上市 ,当年营业额为1.5亿元,比上一年增长135%,成为国内最大的PHP培训机构。

上市前,兄弟连又与杭州华图签订了《增资协议的补充约定》, 立下业绩对赌: 如果公司2016年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低于2500万元,并且公司2016年销售现金流入低于1.5亿元,李超等同意按照业绩目标完成的比例较高者,将相应差额资金支付给杭州华图。

为了完成对赌的业绩,兄弟连一方面加大广告营销投放,一方面扩充团队。

2017—2018年两年,兄弟连仅在百度广告投放方面就花了5000万元。而团队人数也快速到达700余人。但高投入大手笔并没有换来销售业绩的增长和盈利能力的提升,2017年全年兄弟连反而亏损了2500万元,对赌失败。2018年3月,兄弟连从新三板摘牌,业绩也连年下滑。

据了解,当时兄弟连一直亏损、资金储备少,李超一度押房子救公司,团队也已缩减至不足130人。李超在信中说,2020年春节前兄弟连已经开始“勒紧裤腰带”,缓发工资、全体动员、压缩成本,希望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 “哪知这次疫情来得如此凶猛、猝不及防,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

兄弟连黯然离场,而创始人李超未来可能还要背上千万以上的债务。

明兮大语文:

发展和融资节奏判断失误,又遭最新投资方弃投

+

2月13日,在线教育品牌“明兮大语文”的学生家长收到了公司创始人王嘉树的《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对于停运原因解释为,“因发展冒进,项目初期同时推进了四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成本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了融资节奏误判,造成运营资金产生巨大缺口。而最新融资中,投资方线下产业居多,因疫情放弃投资。”

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流量倍增, 明兮大语文却成为宣布倒闭的第一家在线教育机构 。

百弗英语:资方撤资,将解散教师团队

+

2月18日,数名在“百弗”校外英语机构进行培训的学生对媒体表示,被排课老师告知机构破产倒闭,剩余课时费无法退回,只能转至“牛学教育”,一对一课时全部变成小班教学。而2月22日,“牛学教育”宣布不再为百弗学员免费提供课程。

百弗英语是一家经营线下雅思、托福、四六级、商务英语、旅游英语等培训课程的教育机构。官网信息显示,其已有10年英语培训经验,全国覆盖35+所校区。

据悉,2 月初,百弗英语就通知所有员工,由于春季无法招生,资方撤资,将解散教师团队。“ 2 月 15 日前主动离职,可以获得一月工资的 70%;选择不离职的,工资会一直保留到公司有足够资金,或是进行破产清算时再继续发放。

从整个教育行业来看,这次疫情的影响有着两面性。一方面,线下教育培训机构面临着业务全线停摆、颗粒无收的困境;但另一方面,线上教育平台因祸得福,重新变得火热起来。

转型线上,也成了很多线下教育机构的唯一选择,但他们面临着时间仓促、技术不熟练、效果不明确以及竞争激烈等各方面的压力。对于百弗英语、趣动旅程这类模式较重的教育品牌来说,在线下营收停滞的情况下,要想再割出一块肉来布局线上,压力可想而知。

难以在短期内迅速做出调整,或许才是他们倒下的真正原因。

百程旅行网:

市场没了,资金没了,银行也要快速还贷,扛不下去

+

2月28日,一封名为《关于公司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的通知》的百程内部邮件在网上流传,通知表示“疫情爆发后,旅游行业陷入停顿。百程旅游深受影响,资金不能维系公司继续运转,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

百程旅行的王牌业务为线上签证服务。此外,还有旅游度假服务、目的地服务以及企业国际商务旅游等业务。

成立20余年来, 百程旅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曾以“0元签证服务费”切入OTA,与携程大打签证战。 百程旅行也一度被资本看好,2008年获1000万美元A轮融资,2011年获得A+轮融资。其后更是获得了阿里巴巴的青睐,2014年获得了阿里巴巴与宽带资本CBC的2000万美元B轮投资。2015年又先后获得C轮和战略融资共计2亿美元。

2016年,百程旅行登陆新三板,因签证利润少,价格透明,除了8月旺季有盈利,其它月月亏损,很难支撑起公司,因此百程开始拓展签证之外的业务。

但业务铺的太大,做目的地,机票、酒店、自由行,还做跟团游,而这些又急需技术和人去支撑。但其他业务得不到广泛认可,客户对百程印象还是停留在签证服务上。

直到2018年,百程业务扩张不太成功,市场环境也开始下行,因此百程开始紧缩,砍了酒店部门,停止自由行业务,最终又只保留了签证业务,业务不好,薪资自然下降,人才流失不断提高。其间百程多次进行调整和改革,但效果并不好,不得不放弃。2019年下半年,百程在新三板摘牌,不再披露公司的业绩和财务数据。

而疫情成了压垮百程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企业很难,坚持了很久,创新、转型,疫情发生后,这个市场没了,资金没了,银行也要快速还贷,扛不下去。”百程CEO曾松告诉每日人物,如果没有这次疫情,公司“至少有希望”。

北京K歌之王:

王思聪曾一晚消费250万,2019年效益断崖式下跌

+

2月7日,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在内部公告《总经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公司计划于2月9日与全部200余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1月份工资分期支付,如若有30%员工不同意就启动破产清算。

北京K歌之王位于工体北路,营业区分为三层,总面积达到5500平方,有包房63个以及互动酒吧,主打高端娱乐消费;大众点评信息显示,K歌之王一直高居北京娱乐会所热门榜首位, 人均消费超过2000元。2016年3月,因王思聪一晚消费250万,北京K歌之王登顶微博热搜。

北京K歌之王总经理在公开信中说,“2019年度的效益与前几年相比,差距之大,令人咋舌。”其表示抛开国内市场不景气大环境外,认识到公司的问题,以及现有制度和流程的不足,并开始引进咨询服务人员,对公司进行改革。

但由于疫情期间国家政策,导致K王持续闭店,承受巨大财务压力。因此律师建议,公司可以优先进入破产程序,让公司损失降到最低。

香港许留山:被多名业主追讨店租,据报道将清盘

+

据香港媒体报道,被多名业主追讨店租的香港甜品品牌“许留山”, 3月11日再遭权记玩具有限公司入禀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清盘。根据香港司法机构的网页显示,案件已排期6月3日处理。

随后有消费者忽然发现,其会员界面已无法登陆。因此“许留山”将倒闭的消息流出,引发国内大众的集体怀念,并在3月13日上了微博热搜。同日,许留山中国官方微博回应,大陆门店正常营业,此前无法登陆系会员系统故障,现已恢复正常。

“许留山”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香港,创始人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以凉茶起家,后来推出了鲜果甜品,以“芒果西米捞”最受欢迎。

2016年,许留山自营店是179家、加盟店52家。同年,其被黄记煌全资收购,资金规模在亿元以上。据公开资料显示,自被收购后,许留山就迅速迈开加盟步伐,初始加盟费为5万元,餐厅经营保证金10万元,持续特许使用费为加盟店销售额的5%。截至2017年5月,许留山旗下自营店161家,加盟店112家。自2016年开始,新门店大部分为加盟店。

艰难求生

4月2日晚8点,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身着古装和湖州市副市长闽云,一同在抖音直播,引发热议。

梁建章在进行直播,图源网络

此前,携程CEO孙洁在3月9日发布内部信称,她和梁建章将降至零薪,公司高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

创始人亲自下场直播带货、高管降薪,说明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疫情冲击下,酒旅行业损失惨重。

4月7日,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2020年清明节假日旅游市场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清明假日期间,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4325.4万人次,同比减少61.4%;实现旅游收入82.6亿元,同比减少80.7%。

再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从酒旅到教育、到文化传媒,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这些行业里,降薪裁员成了2020年以来的关键词。

面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他们最大的诉求是活下去。